迟海
2019-06-21 08:06:02

  本报记者 李阳丹

  近期,在政府协调下,2009年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在部分地方煤企和当地五大电力集团下属电厂达成一致。从首单合同的产生来看,预期旺季需求增加,地方政府担心对夏季用电产生影响,是加快促成合同煤签订的主要因素。随着煤炭需求高峰到来,其它未签订的电煤合同也将陆续有结果。

  在5月23日举行的科博会煤炭峰会上,兖州煤业一位人士就在会议间隙透露,当时政府已经介入电煤谈判。而山东煤电的“握手言和”也成为本轮电煤谈判“拉锯战”的突破口。有业内人士称,山东今年夏季用电负荷大的预期或是促使其政府强力协调的重要原因。与其它省份不一样,山东电力结构几乎全是火电,电煤保障压力大。

  5月份以前,煤炭需求处于季节性淡季,秦皇岛港煤炭库存降至300多万吨,而电厂并未感觉煤炭紧张,煤炭价格也始终保持稳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秘书长姜智敏曾表示,尽管煤电双方价格仍悬而未决,但煤电市场运转正常。不过,进入6月份,全国各地普遍升温,夏季用电负荷加大,电厂对电煤的需求也逐渐增加。据测算,每年的7、8月份都是电煤需求旺季,火电发电量环比6月一般将增长10%。

  根据山东电力调度中心预计,从今年6月下旬开始,山东电网进入夏季负荷高峰时期,电网最高用电负荷将达到3750万千瓦,迎峰度夏形势依然严峻。而2008年迎峰度夏期间,山东部分电厂曾因电煤供应紧张而拉闸限电。

  事实上,今年以来,山东省政府为解决煤电重点合同价格之争,已经多次协调斡旋于重点煤矿和发电企业之间。但因省属重点矿提出每吨50元以上的涨价要求招致电力反对,政府多次协调未果。

  由于山东具有临海的区位优势,使得省内电厂进口煤非常便利。今年国际煤价低位运行也为电厂利用进口煤炭提供了良机。据了解,来自印尼、朝鲜、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煤炭已进入山东五大集团旗下电厂。

  不过,面对山西小煤矿迟迟不能复产,以及已经逐渐攀升的海运费和不再具有优势的进口煤价,倘若省内电厂继续在重点电煤价格问题上与煤炭企业僵持,则山东省今年难保不出现因缺煤而停机的情况,这对于全省用电和经济复苏将有不利影响。

  近期签订的电煤合同价格涨幅均在4%左右,实际上覆盖了煤炭企业增值税的提高幅度,也与前期市场的预期相同。对于电力企业而言,则将使山东省内电厂锁定一个较低的用煤成本,且供应也有了保障。

  煤电双方能够在局部地区打开“突破口”,一方面煤炭企业对价格做出了让步,而电力企业也不再拘泥于“集团统一签订合同”等要求,并接受了小幅涨价。实际上,由于山东上网电价高,五大电力集团均在该省建有电厂,此次合同签订表明4%的价格涨幅得到了五大集团的认可,将为其他省份合同定价提供参考。

  不过,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言,各地价格并不一定能完全统一,还没有签订合同的神华集团等,由于其煤价原本较低,最终价格涨幅很可能高于这个比例。

  新华社图片 合成/尹建

news_keyword_pub,stock,sh60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