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巴西的裴瑞拉签证逾期滞留美国,2006年进入驱逐程序;但是,他最初接到的出庭通知没有注明时间地点,又没有接到后续通知,结果因没有出庭接到驱逐令。

移民当局发出的出庭通知(NTA)经常未注明时间地点,只表示这些细节将待日后决定。 裴瑞拉的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而高院今年6月裁定没有注明时间和地点的文件,不算合法的NTA。

高院的裁决使主管移民法庭的司法部乱成一团,移民法官和有关官员忙着对高院的裁决做统一的解释。 一名移民法官发电邮给一个助理首席移民法官说,这个问题影响非常大,因为注明时间的NTA极少。

移民法庭也面对狂热的申诉风潮,今年夏天前后10周期间,移民律师争先恐后的就他们的客户收到的NTA向法庭提出抗诘,导致创纪录的9000个驱逐案取消。

仅只在旧金山,移民法官从6月21日至8月31日就终止了2000件驱逐案,有时一天终止100多件。 德州圣安东尼奥也终止了1200多件。

但是,这波终止潮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8月31日移民上诉委员会(BIA)裁定,只要当事人后来根据一般程序接到填具详细资料的NTA,最初收到的未注明时间文件仍然有效。

国土安全部也向法庭提出文件,反对要求终止驱逐程序的动议,称其「误解」高院的裁决。 国安部说,如对高院的裁决做对当事人最有利的解读,将使所有移民程序为之终结,可是没有任何迹象显示高院有意取消驱逐程序的效力。

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已受理对这种互相对立的解读做裁决,可能在未来几个月维持或推翻BIA的决定,使这些案子重开或维持终止。 这场官司可能再度打到联邦最高法院。

驱逐程序终止并不表示当事人获得合法居留地位,只是解除立即遭到驱逐的威胁,并让移民有时间循合法途径留在美国,像是申请庇护,或累积足够居留时间,以透过取消驱逐程序获得申请居留的资格。

「路透」报导,国安部能对取消驱逐案提出上诉,或发出新的NTA重启驱逐程序,而到8月底政府律师共对因高院的裁决而终止的2100个案子提出上诉。

移民律师说,连免除几个月积极驱逐程序都可能造成很大的不同,例如有个驱逐令获终止的妇女,生在美国的女儿明年就满21岁,可以为母亲申请永久居留权,因此这个妇女希望能够拖到那个时候。